当前位置:chinaww.com国学红楼梦中元春突然晋升为贤德妃,靠的是什么?
红楼梦中元春突然晋升为贤德妃,靠的是什么?
2022-07-25

贾元春是贾政与王夫人所生的嫡长女,贾府四春之首。今天趣历史小编给你们带来全新的解读~

《红楼梦》贾家出了一位宫里的娘娘,让宁荣两府“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踊跃,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王熙凤就曾说过:“便告我们家谋反,也没事的。”

元春被封为贤德妃,让贾家从“已经消疏了”的颓势中,重振旗鼓,又抖擞了起来。这里其实有个很大的疑问:元春究竟因为什么突然被封妃?

宫中女子晋升,无非两个途径,一是家世显赫,二是天生丽质。

但这两点,元春显然都不符合。

第一,像杨贵妃,她是靠颜值取得皇帝的青睐,所谓“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元春显然不是靠颜值博得妃位。

元春第一次被冷子兴提起,已经进宫,原文说,当时宝玉刚刚7、8岁,到元春封妃,宝玉早已和袭人有了云雨之情,可见已经是情窦初开的小少年。

中间这么长的时间没封妃,显然她并不是那种让皇帝一见就惊为天人,因为颜值封妃的。

第二,贾家虽然贵为国公府,在普通百姓中很牛了,但在皇帝眼里,他们的家世,并没有显赫到皇帝要因此晋封的程度。

从第16回来看,贾政生日,宫里突然来人让贾政进宫,贾家惊慌失措,原文的说法是:“贾母等合家人等心中皆惶惶不定”。可见元春被册封妃,对贾家来说并非预料中,而是一个意外事件。

那么,元春到为什么被册封?笔者认为和贾家刚刚经历的重大事件——秦可卿葬礼有脱不开的关系。

到底秦可卿葬礼上发生了什么事,让元春在宫中一直碌碌无名,突然被封了贤德妃?

在秦可卿葬礼上,出现了很多意外之事,其中最大的意外就是——北静王。

北静王为什么会来参加秦可卿葬礼?红学界有分析认为,是北静王等四王八公要拉拢贾家,抱团造反,与皇帝对抗,这种说法有没有道理?至今也都是一些推测,所以不得而知。

笔者认为,北静王和贾家联合,其实并不是北静王想拉拢贾家,而恰恰相反,是贾家趁着秦可卿葬礼这个契机,结交了北静王。

北静王瞧不上贾家的实力

贾家当时的处境,是冷子兴口中的“已经消疏了”的状态,他们并没有什么值得北静王拉拢的价值。

四王八公参加丧事,看的是北静王的面子

很多读者解析,认为北静王看中贾家实力,是因为秦可卿一个无职无分的葬礼上,朝廷的四王八公都出席了,但四王八公为什么会出席?原文中有一句话很隐蔽:“现今北静王水溶……上日也曾探丧、上祭”。

啥意思呢?就是说,在镇国公、理国公、齐国公等子孙官客送殡前,北静王就已经亲自到场探过丧事了,这次路祭,是北静王第二次亲自到场。

也就是说,本来秦可卿葬礼,四王八公的子孙是不会这么隆重参加的,他们之所以反常地来捧场,是看到北静王这个大人物的到场,来捧臭脚的。

这个可以参照清虚观打醮一回,贾家本来是到清虚观看唱、游玩的,但因他们家的身份是宫里娘娘的娘家,拉拉连连其他官宦人家都来走礼,把一场私人活动,变得声势浩大。

那么,既然北静王不是来拉拢贾家的,他是来干什么的呢?笔者认为,北静王造访秦可卿葬礼根本就是幌子,他的真实目的,让人羞于启齿。

北静王的特殊癖好:羞于启齿。

北静王参加秦可卿葬礼,履行完祭奠秦可卿的公事后,特意向贾政说话:“哪一位是衔玉而诞者?几次要见一见,都为杂冗所阻。想今日是来的,何不请来一会?”,

看到了么,北静王急切想办的事是什么?是见宝玉!“几次想要一见”,可见其急迫。

那么北静王为什么要见宝玉,看北静王见到宝玉,曹翁是怎么写的?

“(北静王)见宝玉带着束发银冠,勒着双龙出海抹额,穿着白蟒箭袖,围着攒珠银带,面若春花,目如点漆。水溶笑道:‘名不虚传,果然如宝似玉’。”

“名不虚传”,证明早有耳闻,他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来结识贾宝玉的。

结识他干什么呢?“若令郎在家难以用功,不妨常到寒第……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看到了吗?北静王就是邀请宝玉去王府一块读书的。

这个场景熟悉吗?宝玉和秦钟一块上学堂,是不是和这个很像?

其实红楼梦的写作就是这样,用其他人物去影射,是常见操作,宝玉和秦钟的关系,实际就是北静王和宝玉的关系。

北静王和宝玉一见面,就各自都夸了对方的容貌和举止,宝玉和秦钟见面,也是如此:相见恨晚。

而宝玉和秦钟是啥关系?

(学堂里的学生)“见秦钟腼腆温柔……有女儿之态;宝玉又是天生成惯能作小服低,赔身下气……因此二人更加亲厚,也怨不得那起同窗人起了疑,背地里你邀我语,诟谇淫议,布满书房内外。”

学堂里在议论宝玉和秦钟什么呢?其实就是龙阳之好,这其实在红楼里非常普遍,比如冯渊就“酷爱男风”,贾琏也曾选“清俊小厮泻火”等。

那么,学堂里风言风语传秦钟和宝玉的谣言,是真的吗?且看两处细节:

一是宝玉相约与秦钟读书,竟然读的是夜书。

二是秦可卿葬礼时,宝玉和秦钟同宿同行,且明确说:“这会子也不用说,等睡下了再细细地算账”。

也就是说,宝玉和秦钟的关系,就是龙阳之好的关系。自然北静王结识宝玉,也是“好男风”的关系。

元春封妃:利用弟弟宝玉上位。

前面说过,北静王早就耳闻宝玉“如宝似玉”,他是怎么知道的?

在冷子兴这些外人眼中,宝玉的名声是“将来色鬼无疑了”,但北静王得到的消息却是“名不虚传,如宝似玉”,这是谁传给他的信息?

再参看宝玉是怎么结识秦钟的?

在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前,秦可卿就有意无意地向宝玉透露:“上月你没看见我那个兄弟来了,虽然和宝叔同年,两个人若站在一处,只怕那一个还高些呢!”

第二次秦可卿婆婆尤氏请王熙凤和宝玉来到宁国府,秦氏主动提到:“今日巧,上回宝叔立刻要见见我兄弟,他今儿也在这里,想在书房里。宝叔何不去瞧一瞧。”

你瞧,本来就是秦可卿婆媳请王熙凤和宝玉来逛,恰恰安排秦钟在这,啥意思?实际就是秦可卿主动安排的两人相识。

所以说,表面上是宝玉想结交秦钟,实际上是秦钟的家人为了巴结宝玉设的套。

同理,表面是北静王迫不及待见宝玉,实际上是贾家人透的风,想巴结上北静王。

那谁会透给北静王这个讯息呢?只有宝玉的姐姐,宫里的娘娘——元春。

其后,贾家也确实通过宝玉,结交上了北静王,顺势元春也如愿当上了宫里的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