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hinaww.com情感外国人性生活(美国人性生活过度了吗)
外国人性生活(美国人性生活过度了吗)
2022-08-02

很久以前看到过一则报道(未核实),美国成年人平均每月性生活数据是15次,而中国人一个月是3次,当时还是处男的我就非常担心,美国人这性生活也太频繁了,会伤肾的。

美国人不仅性生活频繁,其他很多方面,都是过多的,比如美国人的营养,大大过剩,竟有40%的美国人肥胖;美国人的财富也是太多了,人均GDP达6万美元,人均每年可支配收入4万美元,据说是中国人的10倍,这也是太多了,6亿月入不足1000元人民币的中国人禁不住为美国人担忧,钱太多了容易养成好逸恶劳的恶习,不是好兆头。

还有,美国人持枪合法,这让瓜众更加疑惑,这美国当官还敢出门吗?那些胆敢出门的是不是即使夏天都要穿着防弹衣?

其实,危险性最高的,还是美国人太民主太自由了,美国人谁都可以调侃总统和其他政府高官,心情不爽了,都可以上个推特骂川谱一番,或者上街散步,找个川谱的画像泄愤。

看看,美国领导人尊严何在?这国家的威严何在?

美国媒体更是以指责和嘲笑川谱为己任,特别热衷于暴露美国的阴暗面,每天给敌对国家输送源源不断的飞机大炮,见文章《美国媒体每天送来飞机大炮,她递把刀子又何妨》

就说最近吧,美国一个叫乔治·佛洛依德的黑人不小心死在警察手里。事情的经过想必大家都知道了,这位黑人使用假钞被商户报警,赶来的警察将黑人铐起来,但是黑人拒绝上警车,或许激怒了其中的一名叫肖万的白人警察,这名警察跪黑人脖子达8分钟之久,期间,黑人多次说“我不能呼吸”未被警察重视,黑人随后死亡。

但是,黑人尸检显示,警察跪其脖子并不是黑人直接死因,而很可能是这位黑人本身的心脏病和体内毒品要了他的命。

但是,事情的发展大家都知道了,黑人被跪脖子的视频在网上被疯传之后,美国各地迅速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抗议种族歧视,全然不顾当前新冠病毒危机尚处于高位,应当继续保持社交隔离的政府警告,一些黑人、安提法分子,还有一些好吃懒做的无产阶级代表,趁机打砸抢烧,让美国一个危机还没有结束,又来一波大危机,这世界超级大国,被一些渣渣搞得像个第三世界国家,把个川谱总统急得心口流血,在白宫私下咆哮:全世界都在嘲笑美国!

这些情况确实太过了。

公平地说,警察执法整个过程中只有最后一步,白人警察肖万跪黑人脖子时间过久有罪,但是肖万已经被抓,即将面临二级谋杀和过失杀人的审判,其他三名警察也将面临审判。

整个对警察的抓捕、调查和定罪以及审判都是并且将是公开公正的,有独立的司法作为保障,美国几乎不会有人怀疑白人警察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不过美国的左翼媒体不会放过任何黑美国政府的机会,连篇累牍的进行黑人悲痛报道,尽管“黑人命贵”抗议活动伴随着大量的打砸抢烧行为,左媒却视而不见,一再表示这是“和平示威”,所有示威的人都是抗议者,而不是暴徒。

左媒反复强调佛洛依德被白人警察打死的悲惨景象,但是对于“示威”过程中发生的许许多多黑人暴徒无端打杀白人和对警察实施暴力的事件,却有意视而不见。

而对川谱政府要求恢复“法律和秩序”的呼声,左媒极尽冷嘲热讽,而川谱只是威胁要调派军队进华盛顿平息骚乱,左媒的报道让人觉得似乎拖拉机已经在华盛顿的大街上疯狂碾压一般。

事实上,川谱和共和党对和平示威是完全支持的,不支持的只是黑人和白左在街头的打砸抢烧等暴力活动。当美国各地的暴力活动逐渐平息之时,川谱也是迫不及待的解散了国民警卫队。

左媒对于以下事实也是有意忽略不提:

黑人占美国人口的11.3%,占囚犯总数的48%,占团伙和犯罪集团数量的53%,占贫困人口总数的54%,占领取福利总数的52%,占民主党选民的26%。

2019年,黑人谋杀案中只有0.1%是被警察打死的手无寸铁的黑人。数据显示,“……警察被黑人男性杀害的可能性比不带凶器的黑人男性被警察杀害的可能性高18.5倍。”

据曼哈顿学院(Manhattan Institute)学者希瑟·麦克唐纳(Heather MacDonald)的话称,“大量证据表明,美国刑事司法系统在逮捕、起诉或判刑方面没有结构性歧视。”

归根结底,佛洛依德死亡事件只是一个个例,一个警察过度暴力的个例。如果是一个白人被黑人警察无辜打死,可能连个新闻都不会上。

的确,对于黑人对白人暴行的事件,比如下面图片所揭示的,美国媒体似乎都不关心:

但是,觊觎黑人手中选票,一心要把川谱拉下马的的民主党人,对于佛洛依德事件的反应更加过度了。对于这位吸毒,多次入狱的累犯,民主党人附和着媒体,把他称为英雄,并且在国会山这样的庄严场所,齐刷刷地单膝下跪8分钟哀悼佛洛依德。

有媒体和民主党人的下跪的推波助澜,黑人和白左似乎愈发觉得自己政治正确了,继而又把目标对准全国各地的19世纪内战时期的南方联盟的人物雕像。这些雕像的存在本来是民族和解的榜样,就是战败的国人也受到国人的敬仰,但是黑人和白左不这么认为,他们大肆破坏这些雕像,并要求搬走,理由是这些人曾主张蓄奴,甚至发现美洲大陆的哥伦布的雕像都未能幸免。

不得不说,这确实太过了,黑人和白左这是以现在的标准要求古人,按这个标准,再发展下去,是不是要刨掉华盛顿的祖坟了?是不是要把华盛顿的雕像也全部搬掉,要把首都华盛顿改名为马丁·路德·金了?因为华盛顿也是奴隶主。

每个时代的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南方联盟的白人在当时,并非什么大恶人,黑人当时虽然是奴隶,但是比他们在非洲的原始部落来说,生活水准那是天上地下的区别。同时,由于白人总体信仰基督教,以及华盛顿等先辈创建的不断纠错和良性向善的体制,才是黑人地位不断提高的根本保证。

万幸的是,其实也是必然,美国的体制也保证总有一股纠错的力量,现阶段就是川谱政府和他领衔的共和党,面对民主党对一个劣迹斑斑的累犯下跪的逆流,川谱坚决挺直腰杆,绝不下跪。

面对全国汹涌的抗议和暴乱,以及左媒的讨伐潮,川谱始终坚持原则,一方面向佛洛依德家人表示慰问并谴责警察过度暴力,一方面却坚持不解散警察局,不对警察局撤资;一方面不反对和平示威,一方面对打砸抢等暴力示威坚决进行镇压。

不得不说,川谱是条汉子,川谱想连任吗?当然了,他都快想疯了,但是他和民主党不同的是,他坚持原则,不为选票而降低原则讨好选民。尽管民调显示,川谱已经越来越落后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但是川谱仍然不为所动,我行我素。

不过虽然民调显示川谱落后,但是有证据显示,美国还有沉默的大多数在默默支持川谱,很多选民只是摄于政治正确的淫威,即使在民调中也不敢承认支持川谱,但他们会在11月的大选中,用选票发出他们的声音。

性生活过度会伤肾,但只要有健康的身体,过度了,干不动了,休息一下,把肾重新养好,还是可以过性生活的。

政治正确过度会伤国体,但是只要有正常的纠错体制,总会纠正过来,国体仍会安然无恙,目前来看,川谱在11月份的大选中成功连任仍是大概率事件,或将是美国国体无恙的最好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