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hinaww.com国学为何说王熙凤是王夫人的弃子?她做了什么事情?
为何说王熙凤是王夫人的弃子?她做了什么事情?
2022-11-18

读红楼,很多人对王熙凤印象深刻。今天趣历史小编带来了一篇文章,希望你们喜欢。

骂凤姐恨凤姐不见凤姐想凤姐,这一句话,可谓说尽了众多读者对王熙凤这个人物复杂的感情。这个漂亮的荣国府琏二奶奶,将荣国府上下两百多人打理的仅仅有条,确实不简单。

其实,只要清楚荣国府的家族内部情况,我们都知道,作为荣国府的长房儿媳妇媳妇,凤姐根本没有管理荣国府的资格。毕竟,在荣国府,真正当家的是二房。

王熙凤为何能当家?只要我们从她与王夫人的关系便能看出。她们二人,都是四大家族王家的嫡出小姐,王夫人是她的亲姑妈。

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王熙凤嫁给贾琏,根本不符合当时婚姻的门户之见。薛蟠人命案时,门子给贾雨村拿出了“护官符”,并说过:贾、史、王、薛四大家族联络有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经常用联姻的方式,来加深彼此的内部联系。

对于这一点,我们有必要注意一点,那就是,四大家族之间的联姻并不是一直存在的,对于这一点,我们从贾府第四代子弟的婚姻中便能看出。

比如贾珠,他娶的是李纨;比如贾珍,他娶的是秦可卿;比如贾宝玉,在贾府之中,众人都看好的,是林黛玉。很显然,四大家族的联姻关系随着时间,随着各个家族地位的改变发生了变化。而这种变化,取决于什么呢?是对等的地位。豪门之间的婚姻关系,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就是一场政治交易。

在贾政、贾赦这一代,贾府已经衰败了,曾经的贾府,是四大家族的大哥大,但如今,至少比掌管京营节度使的王子腾所代表的王家要逊色得多。

以王熙凤王家嫡出小姐的身份,她本可以嫁给比贾府更富贵的家庭,而之所以嫁给了无权无势的贾琏,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是王夫人在其中起到了作用。

简单一点来说,王熙凤是被她的姑妈骗到了王家。其实对于这一点,我们从贾琏处处忍让她的态度也能看出。

只是,从小便杀伐果断的王熙凤,是如何被姑妈骗到了贾府呢?答案也很简单,就是一个许诺。王熙凤最看重什么?是权利,而王夫人恰好有这样的能力。

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王熙凤对权力的极度渴望,作为她的姑妈王夫人同样如此。为此,她不惜以凤姐一生的幸福,利用亲情和权力的诱惑,将凤姐打造成为她所用的代理管家。

在贾母掰谎记那一回,王熙凤说出了她与贾珍的关系。

薛姨妈笑道:“你少兴头些!外头有人,比不得往常。”凤姐儿笑道:“外头的只有一位珍大爷。我们还是论哥哥妹妹,从小儿一处淘气淘了这么大。这几年因做了亲,我如今立了多少规矩了。便不是从小儿的兄妹。

可见,王熙凤未嫁入贾府前,也经常出入于贾府。秦可卿去世时,尤氏因病不能理事,宁国府乱成一锅粥,当宝玉向贾珍举荐凤姐时,他是拍手叫好,立马来到邢、王二夫人面前。

在他与邢、王二夫人的聊天中,我们同样可以看出,凤姐与贾珍儿时的关系。

王夫人忙道:“她一个小孩子家,何曾经过这样事?倘或料理不清,反叫人笑话。倒是再烦别人好。”贾珍笑道:“婶子的意思侄儿猜着了,是怕大妹妹劳苦了。若说料理不开,我包管必料理得开,便是错一点儿,别人看着还是不错的。从小儿大妹妹玩笑着,就有杀伐决断;如今出了阁,又在那府里办事,越发历练老成了。

当然,除了这两点外,还有一点,就是她的贴身丫鬟平儿。贾赦讨要鸳鸯那一回,鸳鸯便说过:

鸳鸯红了脸,向平儿冷笑道:“这是咱们好,比如袭人、琥珀、素云、紫鹃、彩霞、玉钏儿、麝月、翠墨,跟了史姑娘去的翠缕,死了的可人和金钏,去了的茜雪,连上你我,这十来个人,从小儿什么话儿不说?什么事儿不作?

作为王熙凤的丫鬟平儿,她怎么会同鸳鸯一同长大?在小白看来,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是如史湘云一般,史湘云的贴身丫鬟是翠缕,而探春的丫鬟是翠墨。这个平儿,很有可能,本就是贾府中的丫鬟,是她的姑妈王夫人,安排照顾她的。或许,也是因此,平儿才能立足于凤姐与贾琏之中。

当然,前面我们说了这么多,其实只为说明这一点,那就是王熙凤被姑妈骗到了贾府。

只是,王夫人为何会如此看重王熙凤呢?她让凤姐当家,究竟有何目的?

对于这个问题,可能有的朋友会认为,这不是很简单的事吗?凤姐能力强、会管理呀。凤姐出众的管理能力确实是一方面,但显然,若仅仅这一点,还不至于让王夫人如此费心。

凤姐真正被王夫人看重的,并非仅仅是她管理的能力,而是她无可替代的家族关系。

小白在此,简单地总结三点,王夫人让王熙凤代理荣国府的好处。

其一:凤姐性格开朗,深得贾母的喜欢。

贾母与王夫人这对婆媳,关系并不友好,但凤姐与贾母的关系,却非常要好。让她管家,贾母高兴、乐意,王夫人也可以少受点气。

其二:凤姐是长房孙媳妇,让她打理荣国府,可以缓和二房与荣国府长房之间的关系。

荣国府的家族继承同封建家族继承制不同,作为长房的贾赦,仅袭了爵位;荣国府的家产,是由二房贾政掌管的。这一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关系,势必会导致长房的不满。

但如今,王夫人让他的儿子、儿媳打理荣国府,这对长房,无疑是一种求和的态度。

其三:王熙凤与贾珍关系友好,让凤姐当家,还能维持与宁国府之间的关系。

宁荣二府虽然同为贾府子弟,但毕竟不同支。他们的祖先宁荣二公才是真正的兄弟。别说如他们这样的关系了,就是贾赦、贾政这样的亲兄弟,他们的关系也并不友好。

况且,王夫人与宁国府的当家人贾珍,相差了一辈,如此一来,他们即使是商议事情,也是很不方便的。

但王熙凤代理荣国府就不同了,她与贾珍,从小玩到大,彼此随和,刘姥姥第一次进荣国府,同王熙凤见面,便有贾蓉找凤姐借屏风的插曲。

或许,只要我们明白了王夫人看重凤姐的原因,就能理解,凤姐被王夫人抛弃的原因了。

我们从上面的三点,一一来看待这个问题。

第一:王熙凤太过讨好贾母,让王夫人非常难堪。

性格开朗的王熙凤,深得贾母的喜欢,这是王夫人希望看到的。但这,绝不意味着,凤姐可以忘了她的身份。她至少需要明白一点:她所拥有的权利,是王夫人给的。

但显然,在这一点上,王熙凤是自作聪明。也可以这样说,她严重低估了她亲姑妈对权力的掌控欲望。

在《红楼梦》中,“孝”这个词出现的非常多,上至天子,对于这一点,在元春晋封贤德妃时,便有提到过。

贾琏道:“如今当今贴体万人之心,世上至大莫如‘孝’字,想来父母儿女之情,皆是一理,不是贵贱上分别的。当今自为日夜侍奉太上皇、皇太后,尚不能略尽孝意,因见宫里嫔妃才人等皆是入宫多年,以致拋离父母音容,岂有不思想之理?在儿女思想父母,是分所应当。想想父母在家,若只管思念儿女,竟不能一见,倘因此成疾致病,甚至死亡,皆由朕躬禁锢,不能使其遂天伦之愿,亦大伤天和之事。故启奏太上皇、皇太后,每月逢二六日期,准其椒房眷属入宫请候看视。

试想,天子都以“孝”为先,天下人又该如何?至少在贾府,贾政、贾赦这两个儿子,在“孝”这方面,做的就很到位。贾政毒打贾宝玉,贾母还未进门,贾政就赶忙出来迎接了;贾赦讨要鸳鸯,贾母仅仅发了一顿脾气,他因此,连请安都不敢去了。

相信,王熙凤之所以选择投贾母所好,选择贾母这棵大树,就是因为她看到了这个“孝”。只是“孝”对王夫人而言,远比不上权力二字,所以她可以私自将贾母的丫鬟袭人要过来,也可以自主主张,撵走贾母看重的晴雯。

其实,当王夫人私自将袭人从贾母处要过来时,凤姐理应明白王夫人的为人,这也可以说明,王熙凤并非在任何情况下都是聪明的。

连袭人这个丫鬟,都早早地看出了贾府最终的BOSS是王夫人,所以她选择了投靠贾母;相比凤姐,袭人的眼光要长远的多。

王熙凤讨好贾母,到了王夫人无法忍受的地步。在贾母为凤姐过生,让众人凑分子时,连赖嬷嬷都特意提醒了她。

赖大的母亲忙站起来笑说道:“这可反了!我替二位太太生气。在那边是儿子媳妇,在这边是内侄女儿,倒不向着婆婆,姑娘,倒向着别人。这儿子媳妇成了陌路人,内侄女儿竟成了个外侄女儿了。”

林黛玉第一次进贾府,凤姐对黛玉热情的赞美便引起了王夫人的不满,所以她特意拿月钱一事来敲打她;但显然,王熙凤自以为是,自认为有贾母的维护,姑妈也得惹着。所以,在接下来,她做一件更让王夫人无法接受的事,那就是支持“木石前盟”。

对王夫人而言,谁都可以成为宝玉的妻子,唯图林黛玉不行,所以她,宁愿让商人出身的薛宝钗来与之抗衡,也绝不承认“木石烟缘”。

然而,作为她一手提拔的王熙凤,却公然同她唱起了反调。

因为清虚观打醮时,张道士为宝玉提亲,导致了林黛玉与贾宝玉二人闷闷不乐,第二天看戏也不去了,一见面便大吵了一架,最终,还是贾母那句“不是冤家不聚头”,才平息了此事。

当然,因为这一次宝黛二人争吵的非常激烈,所以他们冷战了好几天。而就在宝玉亲自来到潇湘馆,同林妹妹赔礼道歉二人和好时,凤姐出现了。

见他们和好如初,王熙凤还调侃了他们几句,又亲自带他们来到贾母这里,好让老太太放心。

此时,在贾母的房间,聚齐着一大帮人,如薛姨妈、薛宝钗、王夫人等都在场。而王熙凤丝毫没有注意其他人的感受,毫无顾忌地表达了她对宝黛二人的看好。

到了贾母跟前,凤姐笑道:“我说他们不用人费心,自己就会好的。老祖宗不信,一定叫我去说合。及至我到那里要说合,谁知两个人倒在一处对赔不是了。对笑对诉,倒像‘黄鹰抓住了鹞子的脚’,两个都扣了环了,那里还要人去说合。”说得满屋里都笑起来。

凤姐如此一说,王夫人听了该作何感想?

在贾府除夕节时,面对贾宝玉敬酒,众姐妹均规规矩矩地喝了,唯独到了林黛玉这里,她当着众人的面亲自将自己杯中的酒送到了宝玉的嘴边。

面对黛玉喂酒一事,贾母坐不住了,所以特意说了一大段的《掰谎记》,其目的,不过是为林妹妹的失礼行为开脱罢了;而王熙凤,同样是极力维护着林妹妹,她以她与贾珍的关系,来缓解众人对黛玉喂酒行为的误解。

薛姨妈笑道:“你少兴头些!外头有人,比不得往常。”凤姐儿笑道:“外头的只有一位珍大爷。我们还是论哥哥妹妹,从小儿一处淘气淘了这么大。这几年因做了亲,我如今立了多少规矩了。便不是从小儿的兄妹。

此时坐在一旁的王夫人,只怕杀她的心都有了。

第二:王熙凤与公公婆婆关系的破裂。

在前面我们说过,王夫人之所以如此看重王熙凤,同她是长房儿媳妇有关。让她代理荣国府的管家,可以缓和王夫人与邢夫人之间的矛盾。

但显然,王熙凤并没有处理好她与公婆之间的关系。

王熙凤得罪贾赦、邢夫人,主要因为两件事。

其一:贾赦讨要鸳鸯一事。

鸳鸯是贾母的贴身丫鬟,贾赦讨厌她,究竟图什么?在此我们不做深究,我们仅仅看凤姐是如何对待这件事就够了。

贾赦有了这个想法,便让邢夫人出面张罗。

接到这个任务后,邢夫人的想法其实非常合理。

邢夫人见她这般说,便又喜欢起来,又告诉她道:“我的主意先不和老太太要。老太太要说不给,这事便死了。我心里想着,先悄悄的和鸳鸯说。她虽害臊,我细细地告诉了她,她自然不言语,就妥了。那时再和老太太说,老太太虽不依,搁不住她愿意,常言‘人去不中留’,自然这就妥了。”

按她的计划,先做鸳鸯的工作,在事情没有成功之前,一切保密,如此一来,即使最终任务失败,她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凤姐深得贾母的喜欢,又是她的儿媳妇;这是邢夫人第一个想到她找她商量的原因。但是,面对这件事,王熙凤表现得太过小心,为了保全她在贾母心中的完好形象,她对婆婆邢夫人完全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充满着欺骗和敷衍。

邢夫人再三交代,让她别走漏风声,但凤姐一回到家,便将此事告诉了平儿。平儿在园中又遇见了鸳鸯,将邢夫人原本的计划完全打乱。

到鸳鸯在贾母面前以死明志,绝不给贾赦做妾时,其实凤姐仍然有补救的措施,她完全可以派人给邢夫人送信,让她别来了。而结果是,邢夫人完全不知道里面的消息,贾赦在家中坐等进入洞房,邢夫人也是高兴的过来接亲,最终却受到了贾母的一顿数落,贾赦也是气的吐了一口老血。

可以说,王熙凤处理鸳鸯一事,太不明智,她所耍的小聪明,根本瞒不过她的公公婆婆。当然,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在凤姐心中,她还是一直坚定着,抱上贾母这棵大树,百事无忧。

其二:迎春的奶妈被撵,邢夫人彻底对她失望。

贾府下人夜晚聚赌一事,其实长期存在,只是在王熙凤管理期间,他们有所收敛罢了。但随着凤姐生病,没了她的约束,薛宝钗又是一个不愿意得罪人,还纵容婆子聚赌的人,可想而知,贾府下人聚赌一事会形成怎样的局面?

果然,因为晴雯的一个谎言,骗说宝玉晚上遇见从墙上跳下来的小偷,吓得病得不轻,导致贾母亲自过问了此事,贾探春又趁机说了下人夜晚聚赌一事,最终导致了一向不管事的贾母,大发雷霆。

独探春出位笑道:“近因凤姐姐身子不好几日,园内的人,比先放肆了许多。先前不过是大家偷着一时半刻,或夜里坐更时,三四个人聚在一处,或掷骰,或斗牌,小小的玩意,不过为熬困。近来渐次放诞,竟开了赌局,甚至有头家居主,或三十吊、五十吊、一百吊的大输赢。半月前,竟有争斗相打之事。”

而迎春的奶妈,正是为首聚赌的三人之一。贾母有心杀鸡儆猴,她成为了贾府之中第一个被撵的奶妈。即便是宝玉等人求情,依然无济于事。

迎春的奶妈被撵,让邢夫人对王熙凤的不满更加强烈,所以,面对迎春时,她毫不掩饰的说道:

邢夫人见她这般,因冷笑道:“总是你那好哥哥好嫂子,一对儿赫赫扬扬,琏二爷,凤奶奶,两口子遮天盖日,百事周到,竟通共这一个妹子,全不在意。

随后,王熙凤前来,邢夫人更是直接说道:请她自去养病,我这里不用她伺候。

而紧接着,邢夫人便以“绣春囊”事件开始了她对凤姐的打压,当她在傻大姐手中得到“绣春囊”时,她并没有将它交给荣国府的代理管家王熙凤,而是让王善保家的交给了王夫人。这就好像贾母见了潇湘馆的窗纱旧了,直接让王夫人处理一样。

到贾母八十大寿时,为得罪尤氏的两个婆子,邢夫人更是当着众人的面,让凤姐下不了台面。

第三:因为尤二姐,王熙凤同贾珍决裂。

王熙凤被王夫人看重的第三个原因,就是她与宁国府当家人贾珍的兄妹情义。但是,王熙凤在处理尤二姐一事上,同样与宁国府撕破了脸。

贾敬去世时,又正直宫中老太妃去世,在这国孝、家孝期间,贾琏在贾蓉的怂恿下,在贾珍父子的帮助下,偷娶了尤二姐。

他们二人在花枝小巷生活了两个多月后,因为平儿无意中偷听旺儿同下人聊起了尤二奶奶,才将此事告诉了凤姐。

得知此事后,王熙凤彻底被激怒。完全不顾及此事对贾府的影响,公然唆使尤二姐的原配张华状告贾琏、贾珍父子。

随后,又亲自大闹了宁国府,对尤氏是各种羞辱,贾蓉也是不得不下跪求饶,而贾珍,也只得躲避。

在王熙凤大闹宁国府时,贾珍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且说贾蓉等正忙着贾珍之事,忽有人来报信,说有人告你们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快作道理。贾蓉慌了,忙来回贾珍。贾珍说:“我防了这一着,只亏他好大胆子。”即刻封了二百银子着人去打点察院;又命家人去对词。

王熙凤为铲除尤二姐,可谓不顾一切,无论是贾府的颜面;还是宁国府的颜面。而她大闹宁国府,也算将整个宁国府,彻底得罪了。

贾琏之所以怀恨王熙凤,同样是贾蓉的提醒。

贾琏又搂着大哭,只叫“奶奶,你死的不明,都是我坑了你!”贾蓉忙上来劝:“叔叔,解着些儿,我这个姨娘自己没福。”说着,又向南指大观园的界墙,贾琏会意,只悄悄跌脚说:“我忽略了,终久对出来,我替你报仇。”

相信,通过以上的分析,大家对王夫人抛弃王熙凤都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了。从王熙凤得宠到成为孤家寡人,她的遭遇,也可以成为每一个管理者的深刻教训。在职场中,我们需要时刻认清自身的位置,目光长远,理性地处理好各种关系,只有这样,才能让自身的地位牢固。

贾母八十大寿,邢夫人为得罪尤氏的两个婆子求情,而当众给凤姐难堪,但在场的王夫人、尤氏、林之孝家的,无一人替她说话,这一幕,可谓是凤姐被孤立最直接的见证。